聽子希說:
邀稿|校對|合作,請洽詢:
zackwu.28@gmail.com
拍攝工具:iPhone 6 Plus

💙出沒地

【子希的自言自語】【POPO原創網】【Instagram】【艾比索】【悅閱小說】

❤️分類說明

【玩體驗】:美容美妝、各地美食
【流浪者】:各地景點玩樂
【情緒小抽屜】:子希的平凡人生
【置物櫃】:攝影、電影與閱讀心得
【紙張】:子希個人創作

五月天

圖片來源:網路上

 

嗯哼,別問我為什麼寫這篇文章。

就只是這樣,就是寫了。這樣。

啊,有個原因,可能是看了五月天的《乾杯》MV才寫的。

-

 

五月天對你來說算什麼?

用「算」這個字確實不太好聽,不過卻是事實。五月天對你而言算什麼?這個問題很突然地跑到你的腦袋裡,拼命的敲打你的大腦。你想了很久,一小時、兩小時?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不管多久,你都還是沒想到五月天他們對你來說的重要性。

很奇怪是吧。明明他們的歌曲你每首都會唱,雖然偶爾突然被點到名你還是會呆愣著然後忘掉、偶爾也會看見你對著電腦螢幕上的演唱會片段發呆、偶爾還聽見你把五月天的歌曲聽了一遍又一遍。噢,還有你會看著他們上過的節目,然後大笑說:「靠,要是我的同學是五月天,肯定不用上課了!」

他們曾經的瘋狂、曾經的青春,明明你們都走同樣的路,痾,還是有些不同。他們是高中,你是高職,但其實差不了多少,至少你們都有在上學。明明都是學生,怎麼生活可以這麼不同?如果可以,那你寧願跟他們一樣,至少在中老年的時候,還有一段與死黨的回憶可以讓你細細回味。儘管會被教官用廣播叫著你的名字,又或者因為被當而留級,但這些煩惱卻也不是什麼煩惱,對吧。總比當你在回味的時候發現,那一處的你是空白來的好吧。

《乾杯》這首歌,算是新歌。在他們新專輯出來之前,對你來說都還是新歌。短短五分鐘讓你走完一個人生,是你的嗎?不。你的高中生活可沒這麼燦爛。沒有吉他社、沒有翹過課、沒有被教官追著跑、沒有被學校列入黑名單、沒有被留級,你只不過是乖乖的當個安分守己私底下卻開始爆發的虛偽學生罷了。你寧願瘋狂一回,也不願這麼假的在學校就開始學著戴上面具,而且還不願摘下。可惜啊,你沒有本錢。功課差的要命,能進那個折磨死人的升學班就不錯了,還想那麼多有的沒的,實在是太高估自己了啊。

吉他社,你夢寐以求的吉他社,到了高職才發現,那些他媽的根本就不存在。你被耍了,興高彩烈的結果就是一場空,所以你也開始不期待了,藉著五月天的音樂,擺動雙手,想像怪獸和石頭在舞台上彈吉他的帥氣模樣,還有開始想像阿信寫歌的模樣,順便把他們的高中生活也想像一翻。

吶,承認吧。你就承認自己是懦弱的想要逃避,所以埋頭苦幹的進了文字的世界。既然吉他無法彈成,但至少文字要寫成吧。阿信的文筆,他本人是說不怎麼樣啦,但在你這歌迷眼中簡直是神的境界。不知為何,寫著寫著你就栽進了恐怖的憂鬱世界。其實也不全然是因為這造成的,再加上你對讀書實在是沒什麼興趣卻偏偏選了個一直死讀書的升學班,後來想想自己真是個智障,都已經進高職了卻還在死讀書,你真想對著天空大喊:「他媽的你這白癡!」

爆發的前夕你發生了很多事情,朋友、家庭還有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自己。分裂?不,人格如果要完全的分裂並沒有這麼簡單,這點你是很清楚的。只不過那個自己讓你覺得非常討厭。對,非常。那個自己完全是你的黑暗面,所以你唾棄的要死。只是你慶幸,沒有人發現。連老師都一昧地認為你是因為其他事情所以爆發,很好。你這麼對自己說的。

那時的你,多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又或者是大喊。偶爾假日為了學習,你從安靜的街道上走到學校,走廊上一個人都沒有,就連教室都只有你一個人,差點你就對著空無一人的學校大喊了。不過你總是扯起難看的笑容告訴你自己:「沒什麼的,今天過了就過了。」

天曉得,每次你口中的「今天」都該死的難熬。會計、經濟,一大堆你不想要看到的書卻在美好的假日侵襲你的視覺、你的大腦。如果不是升學班的你,那時間肯定在家裡睡大頭覺。不,如果依照那時候的自己,肯定是在哪個地方打工,拼命賺錢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出去。錢哪,完全是你人生中的剋星,還有,禍害。

唯有聽到音樂的你,才會覺得一整天的壓力降下了。尤其,五月天更是你的精神支柱。不誇張,確實是。唯有聽到阿信的聲音,你的衝動、你的煩悶才會完完全全被拋棄。儘管你知道,你所愛的主唱大人愛的是海綿寶寶,你也學會無視。不過你倒是蠻想聽聽主唱大人唱海綿寶寶的主題曲會是什麼模樣,該不會變得超有Fu的?但,你也絕對不會因為他愛海綿寶寶就去愛海綿寶寶,那個四四方方又全身黃色外加滿是洞的海綿,你實在是沒辦法愛他。要你愛他,實在有點強人所難。

然後你又想起高職的畢業典禮。

那時的你,很無情。回頭這麼想的話,你肯定會這麼說的。但你完全不後悔。當你們從禮堂回到教室,當看到那些由某位同學剪輯的畫面一一播放,老實說,你一點想流淚的感覺也沒有。國小、國中、高職,這三階段唯一讓你想流淚的大概就是國小了。然後國中發生了些事情所以你也一點想哭的慾望也沒有。到高職呢?你是從典禮開始就帶著不耐煩的態度聽著學校請的貴賓和校長,四川腔還是什麼的,不能笑,教官之前警告過的。你不想笑,不過你從頭到尾就很制式化的拍手、起立、敬禮,其他時間不是在放空就是在想等會回家時要坐哪台公車之類的蠢問題。

所以到了教室,拿到畢業證書,你象徵性的拍了幾張照片。真的是象徵性的。你也只不過想,以後大學就沒有這種學生的感覺,不用穿制服,不用在乎幾點上課,更不用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然後坐公車轉捷運再用走的到學校,這些都沒有了。最後,你象徵性的抱了一下老師,跟幾位同學說了再見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無情哪,你無奈的笑了笑。管他的,終於能解放了,這才是你心中真正的聲音。

啊,好像扯了很遠。

對你來說,五月天算什麼呢?還是改個詞好了,應該說,五月天對你來說是什麼呢?這樣有沒有比較文雅一點呢?好像有。你問自己。自言自語的結果大概就是被你家養的狗一臉鄙視的看著。靠,連小狗也要鄙視你,是這問題太白癡還是太過於正經了?

吶,五月天對你來說是什麼呢?

人生導師。


簡單又過於籠統的答案,卻是你最真實的回答。不過那五位本人是不是會說承受不起這種話,你也不知道。只不過是身為一個愛著他們八、九年的小歌迷,他們能給你的人生帶來多少改變,你大概是最清楚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子希的自言自語

吳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水玉
  • 我們一樣呢~~
    但我稱呼他們為信仰
    有他們我才開始有文字的開端
    ((話說阿信的歌詞在我眼中真的是神之作xDD
    真開心是同好^^
  • 他們也算是我一個動力吧。
    在那渾沌的國高中時代。
    所以稱為他們是我的人生導師一點也不為過:)

    嘿嘿,同好同好~

    吳子希 於 2013/01/11 15: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