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0 (1)

Photograph by Zack

 

這幾天把以前的無名文章全看了,雖然有些受不了以前的自己,但還是看完了。

 

說實話,大概是從國中開始吧,我就一直在逃避。

逃避什麼呢?不外乎就是現實之類的東西,然後在字字句句裡加上幾句狗屁、該死的和他媽的。

但說真的,本來的我不是這樣的。原本我什麼國罵都不知道,結果,好的沒學,倒是其他不管用的都學了。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些東西,我想可能跟家庭以及叛逆有關吧。

 

家庭就不多說了。但叛逆嘛,就是很多人應該能理解。

有些人為反對而反對,那我大概就是為叛逆而叛逆。回頭想想,那時的自己也真夠無聊的。

不過不喜歡讀書這點卻是完全正確的,到現在依然沒變過。我不愛課本上堅硬的字句,但我愛作家們的柔情。

很奇怪是吧。我自己也覺得奇怪了。

 

但看完那些文章,認真的想了一下,國高中的我或許是真的把扔進死胡同裡。

不知道這真巨蟹座的念舊和多愁善感有沒有關係,可是確實我對一件壞事情的確會拼命想它。

明明只要今天過了、幾年過了就可以忘掉或開個玩笑帶過去的東西,我卻不知道為什麼要死守著它。

這樣沒讓自己比較快活,反而讓自己像鬼打牆一樣,一直看到盡頭卻又出不去。

那時候的我雖然沒有看過心理醫生,但或許是真的有些輕微的憂鬱了。

通常心理生病的人自己都不會知道的。而我,可能也是如此。

 

到了大學,突然覺得以前的自己完全在輕視生命。

不管是你的、我的、他的,都一樣。傾聽跟安慰,我總是扮演著垃圾桶的角色。

而忘了自己似乎該倒垃圾,堆積在心裡太多,想說出口卻說不出口。那種感覺,簡直就像窒息般的難受。

其實本來我的想法就比較悲觀一點,總是只想壞的,但現在大概知道自己為何總是這樣。

不想接受期望太高迎面而來的失望感,那乾脆在一開始就決定失望。這大概是我到現在都很難去改變的想法。

 

說穿了,不過就是逃避了。

 

直到現在,自己已經大三了。

有些想法和觀念才漸漸改變,不過卻變得很淡定。

但總覺得,人好像只有在悲傷的時候比較容易寫得出東西來。

我還一直想說,要不要把自己的心情轉變成像以前一樣,真的有差呢。

國高中的自己動不動就寫了好幾篇文章,儘管到現在我不認為那是文章,而且還難看的要死。

但至少算是一個紀錄。現在卻連記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或許,Facebook也算是個罪魁禍首。

 

所以呢,我要開始認真的想文章了。

當作紀錄。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又或者是詭異的。

只要還能寫就好了,只要能寫得出東西來記錄現在這一刻的自己就行了。

 

所以我才說這是重新開始嘛。

創作者介紹

子希的自言自語

吳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