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2695171.jpg

 

基本上,我是一個對工作不太有自信的人,因此我從來沒有脫離行政或內勤太多。這中間當然有過要去找服務業或業務性質的工作,但也因為工作歷程裡都不太需要與陌生人一對一,而被許多公司打槍。輾轉下來,就到了目前的公司。

以現在的工作來說,就是兩者兼具了。

行政櫃檯就算了,還是安親班的行政櫃檯,這是一個有特定服務對象的職業—家長與學生。我們主要負責國小生,還有少部分的國中生。面試的第一天寫完履歷後就開始上工了,別說你們覺得驚訝,我自己是有點傻眼的,心想,我不過就面個試,怎麼開始上班了?這也不打緊,到了中午經理回來,與他談論後就簽約了,而且兩年就這麼給它了。會這麼迅速甚至不帶考慮的原因是一方面應該是公司急缺,畢竟行政櫃檯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另方面是我自己本身的工作空窗期有點太久,所以只要能找到工作就先答應再說。現在想想,真不知道當初的我是如何不怕死的接下這份工作。

不怕死的原因很多,大概在上班第二天(面試當天是星期六,剛好碰到連假,第二天就到總校開月會),老師們與帶我的櫃台老師告訴我,在這所分校櫃檯很重要,我們非常依賴櫃檯。心想有點不妙,再加上一看到學生名單後,內心突然有很多圈圈叉叉,因為人數實在太多了(大約一百多人),如果每位學生有兩位家長會來接好了,那麼等於我要記上兩百多位家長,每個年級的樓層都不同,又有混班,這麼加一加都不知道我的腦容量容許我這麼做嗎?但還好,這關順利過了。

這段期間,我也有因為疏失而被家長數落,在巔峰時段,安親老師必須快速消化學生的作業,尤其是高年級整天班的時間多,功課也較難,有些學生動作就是慢,家長偏偏就是要很早來接,因為如此,安親老師的脾氣會挺大的(笑),我也因此難過,會想說,我又沒欠你錢,是家長要問的又不是我。但每天每天,安親老師在把學生消化完畢或是一整天結束後,他們都會感到很抱歉、說他們其實是對事不對人,換我有點不好意思了。這大概就是兩難的部分,家長要接人、安親老師要消化、學生動作太慢,而櫃檯的工作就是看要如何應變這種情況,一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自己不夠好。當櫃檯還有一點比較可憐的是,因為你只在櫃檯,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教室的情況,請老師抓了時間,家長會反問:「為什麼要這麼久,他今天不是半天嗎?」雖然我很想回答他就是孩子動作慢、字寫得潦草,不過碰到這種情況會很想一頭去撞牆大喊,我怎麼知道他為什麼還沒寫完?如果我知道有必要打給安親老師嗎?

當然,除去一些偶爾突發事件與情緒,大多是開心的。目前看來,我與三年級以下的小朋友相處是稍微有困難的,因為他們特別需要照顧,有些我覺得很小的事情,但都要緊張起來(回過頭想想,以前跌倒受傷子希媽才不會怪老師怎麼樣,只會對著子希說,妳活該不看路、誰叫妳不認真走之類的),跟大一點的孩子相處就沒什麼問題了,因為他們懂得照顧自己,而且我比較能以朋友的方式跟他們搏感情,還一起出去吃飯呢。可能是其他老師太有老師的樣子(言下之意是,我可能也還是個小屁孩)這麼說吧,他們見證我的刺青,剛刺的時候一堆小孩子問為什麼要寫字在手上,至於大孩子們就問妳去刺青哦?然後再問不會痛嗎?再來就是染髮吧,在去年的時候染個亞麻灰,所有孩子都嚇一跳,今年染回帶紫的咖啡色,大孩子總一臉無奈的看著我說,妳怎麼又去染頭髮啦!那妳下次要染什麼顏色?還跟他們討論起學校老師、其他老師的事情,而我也會不知不覺知道他們許多秘密,還請我別跟其他老師說呢(笑)。

而在今年,兩年約就要到期了,深思熟慮後,是不會續約了。與公司的理念不符外,另個原因算是整個臺灣的教育讓我要昧著良心對孩子們說要用功讀書,這種感覺讓我很痛苦,畢竟我是個標準不愛讀書、上課睡覺不做政事的傢伙,還有最現實的考量,我有我的夢想與規劃要去完成。有幾個學生已經知道了,被挽留的感覺很好,但還是對他們說抱歉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子希的自言自語

吳子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